不落城

很有道理了

vapaa mies:

     什么是同人? 

        以前我在lof看过的一篇文章,说同人是【戴着枷锁跳舞】,也就是说必须稳住人物的主要设定,但是用这种说法似乎有点僵硬,那么在我看来,本篇是一棵树,同人创作者对本篇的理解就是摘下的种子,我们期望的发展就是灌溉的泉水,二次创作就是播种再发芽。也就是说,我们不应该跳出的,其实应该是自己对本篇的理解。
       那这样岂不是怎么写都可以了?那就没有ooc了?因为在我心中这个人物就是这个性格啊!
       我也是看过很多同人作品的了,occ无非就是,人物的形象和性格,塑造的太过单一,太简单了!要么一昧黑深残,要么一昧傻白甜,你告诉我,本篇的人物是只有一种形象吗?
       ooc与其说是人物偏差,不如说是人物残缺。能使人有二次创作欲望的优秀作品,经常我们可以看见的是塑造【灰色人物】,尤其是反派(其实我还挺讨厌这个词)尤其是冲突的描写,非主观方的善恶一定是不能清晰划分的。我一直在说人类的通感其实建立在痛苦的基础上,我们的本能就是以痛苦为基石去追求幸福的可能,所以这样的一个角色才能触动我们。喜欢一个角色,就不应该只看见他的一面,或者把他其他的形象当做正面或者负面唯一标签的附属,辩证地去分析本篇,是每个同人作者都应该有的素质,辩证地去看待他人,也是我们拥有独立健全思维的证明。
       同人是,【我们发现这个角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我们想要看见他会有什么故事】,而不是,【我们期望这个角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我们要给他安排什么故事】。

          今天看见朋友给我推荐的那篇黑泥对某一种同人描写如此强烈的抨击态度,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所以我们取下的种子也完全不同。我向来都是一个没什么雷点的人,甚至很喜欢去看别人的黑泥,去加深我对角色负面形象的理解,让我心中的角色更加鲜活。其实这也是我喜欢动漫的原因,因为主要人物的设定都是板上钉钉,大部分只要不是xjb想的人物分析都是有理有据,这种思维的冲突其实让人非常舒适。
   
            扉间绝对可以说是很有代表性的冲突人物。一方面,他坚定不移地维护着柱间的梦想,用大爱去建设木叶,一方面他又能冷酷地将以宇智波为代表的可能逆反的家族置于刀尖,或者给予巨大的打击,在我们还在哀嚎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样对宇智波,宇智波灭族根源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在四战的时候又发表出了比所有人都更深的对宇智波的理解,还有适时的俏皮和吐槽。很微妙的平衡点,所以在【大爱】【冷静】【智慧】的基础上,我们如果是期待他更有人情味,就可以想象他为了什么人去发明术式,想象他日常琐事透露出来的关怀;如果是想拔高人物的高度,就可以去想象他为了木叶付出了更多的决心,做出了更多不带私人感情的政治决定。一切合乎逻辑的存在都是正确的,你能评定哪一种发展下的扉间就是错误吗?

        同人最是应该跳出创作者的狭隘眼界。所以去欣赏不同的作品,才是智慧的选择,才是真正理解了人物。要培育出怎样的花朵,其实我们心里都有自己的定夺,但是种子并不是单靠自己就能摘下的。
    
       最后,祝愿他们都能有一个幸福的结局。


奈奈世界第一最可爱!!!!!mua!!!

上课又又又开小差了,联考完简直跟渡了大劫一样

安姐母亲节生日快乐hahaha,就算只有草稿也要祝福安安

公主抱当然只属于可爱的艾玛,别人都不抱←_←

      恋爱就是这样吧?【杰圆】第五人格

     艾玛又一次救下了他的同伴,虽然不明白杰克为什么不抓他,但她知道自己有空可钻了。
    每一次同伴要被打时,只要她挡在身前,杰克都会收起自己的爪子,这样,大家果然都成功的逃了出去。
      心跳之余,园丁小姐对这个奇怪的监管者有了一丝好奇。
     之后进入庄园,杰克果然没有抓她,偶尔还会将她带到地窖,让她逃走,这样的顺利,使逃生者中间传出了谣言“园丁和某监管者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无厘头的话让医生姐姐安抚了她好久。虽然心里很气,但艾玛无法辩解,毕竟这是真的,杰克从来没有对她下过手—— 一次都没有。
再次进入庄园,她决心要和这位高帽蒙面的先生谈一谈。
       上天满足了她小小的愿望,心脏的跳动让这位单纯的园丁小姐心中欢喜又带着一丝沉着,她走向了那个腰间带着玫.瑰.花.的杰克。
      当自己被抱起来的一瞬间,她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傻,一名逃生者竟然想和监管者平静的聊天,,而且还是被痛恨的经常拆椅子的自己,她已经预料到接下来的谣言了“愚蠢园丁想要靠关系与监管者交流反被抓”,不甘心这样失败,艾玛挣扎了起来,虽然这个怀抱很舒服,还带着最爱的花香,但这不能让她的决心动摇。
她开始努力挣扎,从嘴边泄露出的声音让正在行走的杰克顿住了。他底下了带着面具的头问到“美丽的小姐,你难道不喜欢这样的拥抱吗?”
(内心:为了抱你我可是专门搞到的装备呢)
     这让从来没有听过情话的园丁小姐搞了个大红脸,“我我我…你可是监管者!”陷入那低沉嗓音的魔力中的艾玛靠着本能语言回答了杰克的问题。
杰克将她放回了地面,转身离开,没一会其他的三人都同时进入了流血状态,艾玛吸了一口凉气,她觉得自己完了。
      那表情仿佛逗弄了杰克,低沉的笑声穿过面具“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艾玛小姐”她或许根本没有想到监管者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名字这一点,再一次进入了那个充满香气的温暖怀抱。
嗯,再次挣扎了起来,这一次杰克没有停下他的脚步了。但却让艾玛停下了挣扎,因为那带着温度的面具贴上了艾玛的嘴唇,天哪!这是在接吻吗!头脑晕晕乎乎的让艾玛觉得简直像在做梦,虽然只是面具。
“这一次,你明白了吗艾玛小姐,”杰克抱着她走向大门“你是不同的,至少在我心里”艾玛出去的那一刻,杰克在向她招手。他背后的红教堂仿佛鲜活了起来。
      她当然知道,自己拥有了那个她曾经向往了许久的情感,那就是恋爱的感觉♡♡

在我眼里男和女的画法(其实没有区别?)

就,看到妖都only的一套明信片真的贼好看,就试着画了一个性转金,画不出她的美貌orz